文章网-网络天下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客服中心 | 投稿中心

刊物热文

您当前位置:文章网网罗天下文章 >> 刊物热文 >> 浏览文章

耳背的老爹

2011/2/1 12:31:53 《家人》 文/南久旺丹 【字体: 浏览:
导读:老爹耳背我早就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变得话少了我却没注意。也许我们对他说“没事儿”说得太多了。

  老爹耳背我早就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变得话少了我却没注意。也许我们对他说“没事儿”说得太多了。

  我老爹今年70多岁了,耳朵终于赶上当年我爷爷了,耳背。

  老爹耳背闹笑话。开春的时候他来我家帮我搭葫芦架,刚好我一个朋友来访,我们就一起去吃饭。有一道菜叫什么来着我忘了,反正菜里有好多烧熟了的大蒜。

  我老爹专心致志地挑着大蒜吃,我朋友见了就说:老爷子爱吃熟蒜好啊!以前有个故事,秋收时节,后母让亲生儿子看瓜地,而让丈夫前妻的儿子看蒜地。看瓜的儿子每天都能吃上甜瓜,看蒜的儿子饿了就煮大蒜吃。时间久了,看瓜的儿子面黄肌瘦,看蒜的儿子却又白又胖。这个故事说明,大蒜是极富营养的食品。嗯嗯,我一边听一边喝着茶。

  这时老爹说话了:来,你们也吃点熟蒜!这可是好东西!以前啊,有个故事,秋收时节,后母让亲生儿子看瓜地,而让丈夫前妻的儿子看蒜地……

  我朋友筷子定在空中,张着嘴都听傻了。我一口茶水喷出3米开外……老爹还认真地讲着那个别人刚讲过一遍的故事,我尴尬地向朋友解释着:他刚才确实一句都没听见。这个故事后来在我们家就当笑话听了。

  终于老爹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配备了助听器:戴在耳廓上的、挂在脖子上的,换着样儿地戴!不过他不是总开,他想听的事就开,他认为繁杂琐碎无需他老人家操心的事,就不开。我偷偷戴着试了一下,吵啊真吵!也许老爹在静悄悄的世界里内心才有足够的宁静淡定吧?

  如果我们准备跟老爹说要紧的事,就先冲他比划一下打开助听器的动作,开好了,再慢慢说。

  有时候,我们聊得火热,老爹看得开心了也凑过来:“啊?什么?”我们口型夸张地笑着冲他摆摆手:“没事儿!”老爹会悄悄地走开,有些无趣有些失落。因为前面的话他都一句也没听到,而我们往往没有耐心再从头给他叙述一遍。

  老爹对子女对孙辈的爱也是静悄悄的。

  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我给女儿剥虾,一连剥了好几只。这时老爹剥了一只大大的虾递给我:我观察半天了,你剥了那么多,一只也没放进自己嘴里。来,这只是给你的,你给你闺女剥,我给我闺女剥。那只虾我嚼了好久都咽不下去。

  老爹是个老工程师,虽然耳朵不好使了,但是心灵手巧,脑子是我们全家最好使的。难倒我女儿那些华罗庚数学题,往往同样也难倒我,但是我有杀手锏:给你爷打电话!老爹能为他孙女的一道题研究到半夜2点,然后出两份方案:一张纸上是解题的全过程,另一张纸上是归纳总结后浅显易懂的教案。

  爷,是我女儿对我老爹的称呼。爱就一个字,从她嘴里喊出来,透着那么亲,因为女儿对她爷是绝对崇拜加依赖。女儿拿着手工课的作业小板凳向我炫耀:“看这小板凳多漂亮!”“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你爷钉的!”

  昨天晚上我指着电视问我女儿:看这个老头长得像不像你爷?女儿说:脸有点像,人不像!这个老头话真多,我爷不怎么说话,因为他听不见。

  老爹耳背我早就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变得话少了我却没注意。也许我们对他说“没事儿”说得太多了。我突然很想告诉他:老爹,你问我吧,“啊?什么?”我不再笑着对你摆手说“没事儿”!我从头给你讲一遍,还没听清?那就再讲一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