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客服中心 | 投稿中心

诗歌散文

您当前位置:文章 >> 诗歌散文 >> 浏览文章

只顾 风雨兼程

2011/3/26 14:35:16 互联网 芊芷流年 【字体: 浏览:
导读:  午后,心情倦怠,满心的小小温暖。看着暖暖的阳光,想要轻轻的泡上一杯清茶,在那浅浅的柳荫下,和着清风,细数着小小的日子。等到那一朵又一朵的玉兰,枯萎了容颜;等到那浅浅的柳色渐渐深墨;等到手中的茶渐凉;等到烟雨湿了离人的眼,再也不会有什么可等可盼,唯有风雨兼程。

  碎碎念念,春去秋来,时光深深浅浅的折叠成一重一重的沟壑。

  而,日夜不停歇的奔波,风雨兼程,兀自地沉默在深深浅浅的光阴中。或明或暗,就像是一季又一季的故事,一季一季的花开,一季一季的等待,一季一季的错失,最终缓缓地沉寂。像午夜的雪一样,纷纷的坠落,悄悄地融化,瞬间的记忆也将消融在最灿烂的阳光之中。千山万水,与无数的清风挥别,与经历的月色告别,与一个又一个的过客插肩而过,转身将一个又一个惊扰的清梦掩埋。

  时光与错失相欺于人生,荒芜与失落常伴于左右。

  如果,相隔于万水千山之外,可以阻断一切可能的翘首,那么花明月黯,怎能消散一季又一季的薄雾。常常依靠这方窄窄的键盘,写下一句一词的路途。敲敲打打,删删改改,反反复复,最终仅留无法删改的只言片语。路过了一季又一季的风风雨雨,早已满身尘土,一路不能停歇。一路叠叠撞撞,间隔的停歇亭台柳荫正浓,可惜却无法接近,以一种沉默的寂静促使驻足的跋涉者,迈着脚步再一次缓缓前行。一季一季,阳春的落樱已白,初夏的小荷已枯,暮秋的清菊早已凋敝,深冬的一豆灯火早已暗黄,而他,孑孓一身。

  单薄的身影,无法丢卸的执着,依旧沿着泥泞的小路前行。

  重门深锁,朱雀楼空;燕子回时,青杏已落。

  立意错过的即使挽留,也只以徒劳而终。不是立意要错过,回头却恍然醒悟,原来一直都在这样做。这夜色,这春景,这来来往往的人流,无关所有的心情。都已远去,而时光的重叠则确立了第一信则:无法将就。因为出现过,所以离去后不能抹去足迹,就像是水墨画上最浅的墨迹,整张宣纸都为此深深弥漫着青墨;因为出现过,所以再会时不能付之以邂逅的欣喜,代之的是无涯的沉默;因为出现过,所以从此开始戒不掉一种又一种的习惯;因为出现过,所以开始学会遗忘,遗忘不禁心,遗忘习惯。

  只顾,风雨兼程。

  岂止以米,相期于茶。

  落于“茶”,止于待。想要在静好的时光里,静坐在最平凡的流光之中,捧着一杯清茶,携一卷苍老的清词,等着天光暗淡。季先生的淡定,的如水的平静是一曲清词,不待岂止以米,只盼相期以茶。

  风雨,飞尘。旅人卸不下一身的行装。

  夜雨,淋湿他的衣襟;清霜,落白他的眉头;残月,拥怀他的身影。面容憔悴,一心的期待,一路的风雨,一季的失落,那薄薄的行装怎能承得下这一切?

  时光以荒芜相欺,报之以微笑。寂静的苍老,伴着清霜白露,携一缕青柳,钓着细细长长的时光。

  倾国倾城的容颜,也躲不过无谓的漫长的等待,等待岁月凄清浸染。回望灯如豆,彼时唯有静默,伤不起这若近若远的距离。

  知己一人谁是?已矣。赢得误他生。有情终古似无情,别语悔分明。

  轻阳浅浅,小小的菊花一瓣瓣的舒展着干涸的叶子,在水中,阳光之下,层层叠叠的阴影落在杯底。满心怜惜的凝望这微微浅浅的花茶,今天的天气甚好,一树一树的樱花,浅浅的粉红,就像轻雾,风过,一片一片缓缓落下,就像是三月天里最缠绵的烟雨。一树一树的花开,盛满了一颗又一颗等待的心结。期盼这浅阳的日子里能将最美的姿态像一句不肯凋落的诗句,刻进岁月的深处。最终,却在残破的午后细数着一幕又一幕的哀伤,残破的心一点一点的蜷缩,以干花的姿态等着春景的默默离去。

  午后,心情倦怠,满心的小小温暖。看着暖暖的阳光,想要轻轻的泡上一杯清茶,在那浅浅的柳荫下,和着清风,细数着小小的日子。等到那一朵又一朵的玉兰,枯萎了容颜;等到那浅浅的柳色渐渐深墨;等到手中的茶渐凉;等到烟雨湿了离人的眼,再也不会有什么可等可盼,唯有风雨兼程。

  忘记时光的流逝,遗落一个又一个最初的期冀,怎管他晚来风疾?

  长路漫漫,只便风雨兼程。

  原创QQ:244408749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