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客服中心 | 投稿中心

刊物热文

您当前位置:文章 >> 刊物热文 >> 浏览文章

后婆婆暗斗新媳妇

2011/2/1 12:35:18 《家人》 倾诉/王科 整理/林霞 【字体: 浏览:
导读:结束婆媳战争,作为丈夫和儿子的男人首先要作出改变。

  我有一个后妈

  结婚前,我跟小雅交待了家里的情况:母亲去世多年,父亲前几年跟王阿姨结婚。我这样说的意思,是想告诉小雅,我有一个后妈。

  当时小雅说:“后妈也有后妈的好处,至少不会跟我争你的宠。”那时候,我们都想不到,她和阿姨之间能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阿姨走进这个家六年了,我和她没有矛盾,也谈不上什么深厚的感情。

  有了阿姨的家更像个家,但在我的感觉里这个家却不是我的。

  她把父亲照顾得很好,但凭这些还不足以让我改口叫她“妈”。开始父亲还提过这事,看我不说话,阿姨就说:“没关系,叫什么都行。”

  我和阿姨之间的关系,用相敬如“宾”来形容是最恰当的。我回家阿姨会客气地问我吃饭了没有,我回答时会说谢谢。换洗的衣服,我会收起来,尽量不让阿姨看到,免得她帮我洗。她找到了,洗了,我会说谢谢,有时找机会送她一点小礼物。阿姨收到礼物很开心,父亲见了更是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婚后搬出去单住这件事,我早就跟父亲提过了。父亲想了想说也好,反而是阿姨出言挽留:“家里宽敞,回来住吧。我闲着没事,也可以帮你们做做饭什么的。”

  父亲听了,改口说:“你和小雅商量吧,你们愿意一起住就一起住,愿意搬出去也行。”我只好说跟小雅商量一下再定。

  小雅和阿姨见面,没有平常人家婆媳相见的紧张,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只是个过场,谁也做不了谁的主。阿姨看上去很喜欢小雅,还说:“小雅是个好女孩,你妈妈若见了,一定也喜欢。”我和小雅都礼貌地笑笑。

  出门小雅对我说:“阿姨人挺好的,看上去很温和,也挺善解人意的。”

  对于是否住在一起的事,小雅听完我的叙述说:“你这不是把难题推给我了吗?我要说不行,你爸和阿姨肯定对我有意见。”

  小雅一说我才想到,即使是我不愿意跟他们一起住,他们也会把账算在小雅头上了。这件事确实是我处理得不好。

  我为难了。小雅说:“干脆我做个顺水人情,一起住就一起住,咱们每个月交阿姨一些伙食费,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当我和小雅把一起住的决定告诉父亲和阿姨时,他们都显得很高兴。筹备婚礼的事,一切由我和小雅自己做主。阿姨几次跟我们说:“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说话,你们上班忙,我闲着可以帮你们去买些生活用品什么的。”

  后来小雅邀请阿姨一起去选购窗帘,去超市采购生活用品。看上去,倒是一对和睦的婆媳。

  中间有个传声筒

  在与婚礼公司协商婚礼仪式的程序时,我们将司仪台词做了小小的修改,尽量表达出了对父亲和阿姨的敬意,但又不直接称呼阿姨为“妈”。

  没想到阿姨知道后很不满,她执意要小雅在仪式中称呼她“妈”。这事阿姨没直接跟我们说,是让父亲做的传声筒。父亲在传达阿姨的意见时,也说了自己的意见:“当着亲朋好友的面,你们给她点面子。真正在一起生活了,你们愿意叫她什么就叫什么。”

  父亲的话,我能理解,但小雅不高兴了。小雅说她不在乎叫阿姨什么,让她生气的是,这事阿姨应该直接跟她说,而不是让父亲来下命令。小雅生气地说:“她是皇后吗?还找人来给我下圣旨。”

  结婚那天,小雅尽管不高兴,但还是按阿姨的意思,叫了她一声妈。阿姨眼圈儿红了,她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塞给小雅说:“好好过日子啊。”

  这一幕,把参加婚宴的亲朋好友都感动了。

  对于婚礼上小雅改口叫妈的事,阿姨很满意。阿姨把这满意化作对我们生活起居无微不至的照顾。

  我打趣小雅:“你这一声妈叫得值,换来一个免费的老妈子。”

  小雅撇撇嘴说:“我不稀罕。”

  阿姨将家务全包了,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有时晚上看她边看电视边捶腰,心里很想让她不必那么辛苦,但嘴上却说不出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