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客服中心 | 投稿中心

爱情故事

您当前位置:文章 >> 爱情故事 >> 爱情故事 >> 浏览文章

简单爱

2013/3/12 9:31:46 互联网 佚名 【字体: 浏览:
导读:我蹲在老人面前,安静的听她絮叨着。一句一句,时不时捏捏她早已松弛的脸颊,时不时掐掐她皱成一褶一褶的手背,再不揉揉她一直闹头痛的骨感分明的脑后。这时外公进来了,问外婆炖排骨需要放多少水。

  这个周末虽然很是忙碌,路过外婆家还是进去坐坐。平日里上班忙碌,每晚下班回家外婆家的两位老人早已熟睡,好几次进的门去,只见他们都已入了被窝,便又蹑手蹑脚的走了。只能到了周末夜幕还未降临之前去串串门,也好让老人知道我还安好。

  其实很多的时候,作为晚辈去探望他们对于老人来说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你去了,他们便心安了,知道你还安好。

  进得门去,外婆坐在沙发上打盹,暖暖的春阳从窗外投射进来,越发衬的她满头的银丝闪白闪白的。我的高跟鞋轻吻地板的声音惊醒了外婆。外婆迷糊着双眼看到我:“妹嘞来啦?!”“嗯。睡着了?公呢?”“不知道,刚还在这儿,他呀做事太磨了。让做点事要磨半天!”

  我蹲在老人面前,安静的听她絮叨着。一句一句,时不时捏捏她早已松弛的脸颊,时不时掐掐她皱成一褶一褶的手背,再不揉揉她一直闹头痛的骨感分明的脑后。这时外公进来了,问外婆炖排骨需要放多少水。为免外公“挨骂”,我便起身进厨房炖好。折回卧室,外婆还在嘀咕:“这老儿做点啥都要问,一点都不会做事,又磨。”“别嘀咕我公了,他不是小伙子了,他已经八十多了。”再回头看看外公,依然是那副永远挂着笑瘪着嘴的自顾自的做事。

  “我今天没去医院看看,忘了,牙床都磨破皮了。”外公自说自话的抚了抚嘴说。”早就叫你去装一套假牙,不舍得。现在好,年纪大了,没有医生敢给你装。””要水吗?”外公提了刚烧好的开水问。“倒点,不要倒多了。倒多了浪费。你那个以前的老同事前几天走了。说是早上起来叫头痛,送到医院就走了。”“额。我这牙不知有办法不,现在吃一点东西就磨破了。”“说了叫你早装你不装。现在谁有办法?这老儿让他用别的钱总不舍得,买药总舍得,你看这药贵的死,我吃了又没效。”外婆一边喝着我吹凉了的水,一边还不忘”数落“外公。外公提着水壶去厨房了,高压锅响了他去关小火。一会儿又回了卧室。我就那样窝在外婆怀里晒着窗外的暖阳听两位八十岁的老人你一句我一句满是烟火味的对话。人到暮年,这样的对话多么简单,多么纯粹。其实爱是如此简单,简单到让我心疼。

  我掏出兜里揣着的南瓜子,外婆看了嘴馋想吃,我便一粒粒的给她剥了喂到嘴里。她一边用嘴接着一边又用手往我嘴里推着:“你自己吃啊。”

  “你看妹嘞这手镯很黄,蛮好,有三十克?”“称下。”外公从抽屉里摸出一个药店里称药的小称,称好了掐住压线递给我。我推回给他:“我可不会认称哦。”他便左手捏紧压线,右手够着左边的兜兜一下一下的掏着,我凑过去帮了他下。等到他费力掏出来我才看清原来是掏一个“独眼龙”似的放大镜。老人费力的用那小小的圆圈凑到小称上看克数。瞅个半天也没看清,又换了个灰蒙蒙的大放大镜来看。我在一旁瞅着费力,一把接过来自己看了。原本我不是不会看,只是向来不喜欢跟数字有关的一切。的确是三十克,一目了然,老人却节奏缓慢的看了半天也没看清楚。“你的眼镜呢?怎么尽用放大镜,还是些没用的放大镜。”“他眼睛戴不了眼镜了,年纪大了。”“我这放大镜也花了好几块的。”外公还瞅着他的望远镜研究着。“别看了,我待会儿就去给你买个好的,你这些乱七八糟的别用了,瞅的累坏了。我现在就去买。”起身出门,只听见两位老人一个劲儿的身后喊着:“别乱花钱,在这吃了再走啊!别花钱啊!。。。”

  夜里给外公送新买的放大镜时顺便给他们买了些点心。送去时,外婆已经睡下了。轻轻的让外公试了试放大镜的效果,老人试了试:“咦,这个可以。多少钱啊?叫你别乱花钱,别乱花钱。”为了怕老人心疼我的银子,我早就偷偷撕了价钱。见老人觉得不错,我飞他一个眨眼,蹑手蹑脚的出门了。

  月下的余晖染白了老人的窗户。有一天我也会老,我老去时他们会在哪里?他们或许已在生命的那头相依相伴了。而今只能是尽力的轻轻的去爱,爱的简单才无憾吧!

  (后记:每见一次老人,我就会有一股莫名的感觉在撕扯着我。很多时候,爱在光阴面前是那样无力。而我只能用我的心我的情一次次的记录这流淌过心底深处的点滴感动,这每一滴感动都值得流泪。)

网友评论: